【月遊憨傳】第七章 嵐月.休漢斯的暴走

截圖2

一定會有人好奇月遊憨傳怎麼變成在這邊連載了。

就跟這裡為什麼鎖密一樣,我就是不想給討厭的人看=A=……


總之,裡面內容龐大,點進來前請有心理準備,

首圖完整版請內點。
話說沒看過「月遊憨傳」的人,請建議去以下網址看前面的故事,

不然此文內容基本上是看不懂得。


月遊憨傳

第一章 勇者出發:http://www.wretch.cc/blog/aw0722/20649461

第二章 弓箭手:http://www.wretch.cc/blog/aw0722/20651559

第三章 謝謝?不客氣?王子的誓言:http://www.wretch.cc/blog/aw0722/20653908

第四章 開朗的笑點:http://www.wretch.cc/blog/aw0722/20655649

第五章 公主風範:http://www.wretch.cc/blog/aw0722/20659714

第六章 盜賊的賊窩:http://www.wretch.cc/blog/aw0722/20659714

發表日期:5/15(第一章)、
5/23(第二章)、5/30(第三章)、
6/5(第四章)、6/20(第五章跟第六章)




月遊憨傳 第七章封面(完成)

久違的月遊憨傳,以上這位是我們的主角兼丑角的勇者劍士嵐月----------暴走樣。

月遊憨傳  作者:YHIN(合作 白脩先生)    繪者:YHIN

第七章 嵐月.休漢斯的暴走



烈月跟樹榆看著喵噠,喵噠平常可愛的天使臉,竟然在剛剛露出像是被性騷擾的反應,而且還臉紅著發出疑似吟叫的聲音,讓烈月跟樹榆感到雞皮疙瘩。

「啊─────,他們是在幹嘛?」樹榆看著喵噠的臉。
現在喵噠的臉比較正常,看起來好像開始在笑。
「不知道。」烈月很冷酷的回答。
難不成這是H18的遊戲?還是喵噠在裡面是被調戲的良家婦女?或者是裡面主要是以床上……(消音)?烈月講的話很少,但想得東西非常的多。

「好想玩啊──────。」樹榆看著每個人。
「我有辦法看到他們腦裡的影像。」烈月冷靜的道。
「啊─────,那來試試看。」樹榆樣子似乎非常期待。

烈月點頭,就走進房間,從房間拿了一條連結線,馬上插到他的後腦杓,連結線的另外一端插的電視,烈月將雙手放在嵐月的睡夢遊戲機上,樹榆很自動的把電視打開。
電視出現的影像,正是嘯典抓著嵐月逃跑的影像。
「啊─────,那個金髮的應該是嵐月,那個大男人該不會就是喵噠吧?」樹榆表情沒變,但顯然聽得出他的聲音是驚嚇的。
「……。」烈月有點無言。



回頭來看遊戲裡的可憐傢伙們(?)。
出現了一堆身穿黑衣的盜賊們堵在嘯典的前方幾公尺。
嘯典馬上停下腳步,看著黑衣盜賊們的後方,就趕緊蹲下來。

「嘯典,你投降了嗎……嗚!」一眨眼的速度,所有黑衣盜賊都馬上倒地。
「!」莉卡妠潔看到黑衣盜賊們背後都插著一枝箭矢「弦柳洛那特王子?」莉卡妠潔開始怕了。

真正的弦柳豋場。
弦柳保持那張非常難以模仿的石膏臉,看著莉卡妠潔。
「早,首領。」弦柳表情依然沒有變。
莉卡妠潔稍微臉紅幾秒,下一刻又變成很嚴肅。

「弦柳,你好慢喔!我差點失去處男之身。」嘯典非常悠悠哉哉的走到弦柳旁邊。
「好過份,你們都沒跟我講你們的計畫。」嵐月保持石膏臉,用快哭出來的口氣說著。
弦柳忍不住多看面無表情的嵐月幾眼,感覺好像是受到特別大驚訝似了,弦柳瞳孔異常得大。
「好了快走,此地不宜久留。」嘯典單純是怕莉卡妠潔,推著弦柳的背,一臉慌張的樣子。

被推的弦柳趕緊回神,抓起嵐月,跟著嘯典一起跳下樹屋。
「給我慢著!」莉卡妠潔以驚人的速度,瞬間就變到弦柳跟嘯典的前面。
女首領就是與眾不凡,有著體重比男生還有輕的優勢,跑步如閃電一樣快,這點是連弦柳都辦不到的,這對女首領的莉卡妠潔來說,真的是當之無愧。


「弦柳,對她發射一箭。」嘯典非常無情的小聲在弦柳耳邊道。
「別以為我沒聽見」莉卡妠潔在嘯典講完後接下去「嘯典!你怎麼對未婚妻這麼無情!」
馬上,弦柳用懷疑又無言的眼神看著嘯典。
嘯典苦笑狀態。

「弦柳我跟你講,她是嘯典的未婚妻,他們已經有婚約了。」嵐月突然開口。
嘯典立刻有想把嵐月打死的衝動。
弦柳稍為沉默了,突然處於尷尬場面。

「話說弦柳,剛剛的爆炸聲哪來的?」嵐月打破了尷尬場面。
「我只不過稍為用個小炸彈炸的武器兵庫,解藥到手了。」弦柳把解藥拿出來。

嵐月才看到解藥的那剎那間,解藥已經憑空消失。
「弦柳笨蛋!」嘯典很生氣的大罵。
弦柳稍微愣住,接著往後看。
莉卡妠潔已經站在他們後方幾公尺,手上拿著解藥,一臉笑容的看著弦柳。

「抱歉,我忘了這女首領。」弦柳用石膏臉,語氣有點低沉的道。
可能是剛好弦柳天生石膏臉,道歉起來感覺不像是誠心誠意。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嘯典將臉往弦柳身上靠近,對著他耳邊小聲的道:「你配合我一下,等我發號施令。」
弦柳稍微點頭,看起來嘯典似乎有辦法。
眼神堅定的嘯典,回頭看著莉卡妠潔,挺出胸膛向前站起來。
「你們有辦法跟我比身手嗎?」莉卡妠潔很驕傲的問。
「沒有,但是……」嘯典當場把上衣全脫了「莉卡妠潔,過來!」嘯典張開雙手,露出非常性感的身材。


弦柳跟嵐月傻掉了,連石膏臉的弦柳,嘴巴都微開了,而嵐月是嘴巴呈現橢圓形的狀態。
莉卡妠潔知道是陷阱,但是還是無法抵抗難得嘯典主動開懷的景象。

「嗚……」莉卡妠潔硬撐著「我不會上當的!」很努力的雙眼避開這非常誘惑的陷阱。
「是嗎……妳真的能忍嗎?這不是妳想要的嗎?」嘯典把褲子拉鍊打開。
這裡有人未成年呀嘯典!傻掉的嵐月心中吶喊。

莉卡妠潔看到嘯典連褲子拉線都拉開了,真的憋不住了。
「嗚……我不行了啦!」莉卡妠潔馬上變成像是一匹狼一樣,拼命的流口水往嘯典衝過去。
當莉卡妠潔衝到嘯典懷抱時,嘯典馬上緊抱著莉卡妠潔,瞬間把視線轉到弦柳。

傻掉幾秒的弦柳,看到嘯典的眼神了解狀況,跑到嘯典旁邊,拿出不知道是從哪來的繩子,綁住莉卡妠潔的雙手。
弦柳搶走莉卡妠潔手上的解藥,下秒趕緊看著嵐月,「嵐月,接著!」弦柳把解藥往嵐月的方向丟。
來不及反應的嵐月待站在原地,解藥被及時趕到的雁熾接到。

「首領!」雁熾將視線轉到首領身上「我拿到解……呃!」
莉卡妠潔並沒有管自己的雙手綁住,正在嘯典的懷裡邊流口水邊磨蹭著。
「啊!」嵐月反應過來了。
弦柳無言狀態。

「首領!回神啦!」雁熾滿臉通紅的說。
「正太……。」嵐月也想要像莉卡妠潔一樣撲向雁熾,尤其是雁熾長得是如此得讓人想要撲上去(?),尤其是雁熾的皮膚看起來跟莉卡妠潔一樣細嫩。

「雁熾大人!想救你們的首領,就把解藥給嵐月!」嘯典開口大喊。
嘯典的聲音稍微抖掉,因為他懷裡正有人以變態的方式騷擾著。
雁熾看了一下身後在流口水的嵐月,有點不太願意。

「雁熾!你敢交出解藥!我就殺了你!」又出現了身穿黑衣的盜賊,看起來等級比雁熾高。
「可是這是為了救首領!」雁熾回頭看著黑衣人。
「首領一定有辦法自保,我才不信有著貴族血統的王子有膽對女性出手,而且嘯典不可能有膽子會對首領出手。」黑衣人非常有把握的說。


弦柳有點緊張,因為他是王子,不對女性出手是他對自己的嚴規,如果讓人知道王子攻擊女性,這可是比王子跪下來求饒還要可恥又下流的舉動,自尊心極高的王子,絕對沒有膽對女性出手,就算是魔族也一樣。
而嘯典……,他一樣對莉卡妠潔不太敢出手,如果讓嘯典父母知道他攻擊他的未婚妻,可能連他妹妹都會討厭他。

「可是……」黑衣人沒辦法說服雁熾,雁熾還是將解藥準備遞給嵐月。
嵐月看到可愛的正太往他身邊前進時,心裡真的是小鹿亂撞(?),而且剛剛雁熾說"可是"時,聲音突然變成像是五、六歲小孩得娃娃音,可見他之前的聲音都是裝出來的,不過也裝得太像了吧。

「叛徒!」幾百個黑衣人從所有樹屋中跳出來,那位跟雁熾對話的黑衣人,馬上拿像是毒針的暗器射向雁熾。
被暗器射中的雁熾,吐了一攤血,瞳孔變成灰色,非常無力得像死人一樣倒地。


「!」嵐月瞳孔加大。
嘯典愣住。
弦柳沒反應。
莉卡妠潔依然持續的磨蹭嘯典的懷抱。

第七章插圖(縮小)


「正、正太……」嵐月快說不出話來,有一個非常少見的可口正太,吐完血之後倒在他面前,這太殘忍了。

「這叛徒等一下就死了,收屍的準備!」黑衣人好像沒什麼太大反應的說「礙眼的小男孩終於死了。」
聽到黑衣人這樣講,就代表雁熾真的是正太,這就代表雁熾是個連十五歲都沒有的小孩?
這黑衣人太殘忍了!竟然殺了小孩之後,還好像不關他的事情一樣講著,過分!這是太沒人性了!
「你……你竟然傷害正太!」嵐月偏向粉紅色的紅色眼珠,瞬間變成完全血紅色的雙眼。
弦柳竟然吞了口水。

嵐月金色的頭髮好像是被染紅一樣,髮尾開始就有點血紅,雙眼開始充滿殺氣,背後出現了很像死神圖案的黑霧,讓人看了全身發抖。
嘯典也發抖起來。


「完蛋了你們!」嵐月拿出菜刀,菜刀上刻的「史韻牌菜刀」竟然發紅光,變成「血流成河」四個字。
嵐月的菜刀化成一把至少有一公尺長的長劍,被光一照還會閃一光,可怕的是刀背還是紅色的,「血流成河」四個字依然發著紅光。

感到大量殺氣的莉卡妠潔立刻回神,他看到嵐月之後,將頭往嘯典懷裡縮。
弦柳感覺,這股殺氣足以跟魔王匹敵。

烈月開始發抖,樹榆整個是嚇到傻掉。
在現實中,睡著覺的嵐月也跟著發出殺氣,這讓烈月覺得很異常。
在場睡的人表情都變成稍微有點恐懼,這真得很異常。

「嵐月生氣了。」烈月雖然正經,但聲音顯然聽得出來是在怕。

這是前所未有的景象,嵐月竟然會變成像現在這樣氣得發飆!
連以前還沒到地球就已經跟在嵐月身邊的樹榆都從來也沒看過,嵐月發飆的模樣。


一片血海場面,就像是南京大屠殺的翻版似的,一堆痛苦的吶喊再發出來之後消失,黑衣人變成紅衣人,人腦變成肉醬,斷掉的四肢與身體分離,看不見完整的"屍體",也看不見完整的"頭",唯有一個人好好沒事站在原地,死神也似乎隱約出現在天空上面,揮舞著血紅色的鐮刀,也出現模糊又痛苦模樣的鬼魂到死神旁邊,真的是非常可怕的畫面。

「……。」嵐月站在黑衣人面前。
背景是血海,凡是穿著黑衣的人,都倒在地上,每個頭都變成血攤。
空氣中彌漫著血腥味,整個場面是非常寧靜,嵐月全身上下都被鮮血給沾染,長劍整個變成血紅色,唯一只看的到發光的「血流成河」四個字。

「解藥呢?」嵐月無神的問著,口氣也非常像冷酷的殺人魔一樣。
嵐月的腳底前面是全身在抖的黑衣人。
「可惡……嗚!」黑衣人痛苦的掙脫著。

嵐月拿長劍立刻往黑衣人的腦刺下去,血噴到嵐月的臉龐,嵐月依然保持著無神狀態。
接著嵐月踢開黑衣人的身體,走到雁熾旁邊,把他抱起來。


「嵐、嵐月……」嘯典忍不住開口。
嵐月用非常可怕的眼神看著嘯典。
嘯典冷冒著冷汗,吞著口水,壓低聲音的道:「雁熾沒死,那個暗器只是暫時性的破壞雁熾的神經,因為雁熾還正值幼年期,所以才會吐血,仔細看一下,雁熾的雙眼還再動……。」嘯典聲音逐漸變小聲。
長劍立刻變成菜刀,空氣中的殺氣眨眼間就瓦解,冷漠的氣氛被一句話打斷了。

「好痛,幫我拔一下針。」雁熾忍不住開口,聲音是非常可愛的童音,比他外表還要小的童音。
嵐月馬上恢復蠢子模樣,從嘴角邊流出口水,看著眼前這非常可愛的正太。
「快幫我把針拔出來啦!」雁熾用著童音對著嵐月喊。

也許是雁熾剛剛沒看到嵐月的舉動,所以根本不怕嵐月,尤其是嵐月現在的表情。
嵐月開開心心的幫雁熾拔出針來,當針拔出來的那刻,雁熾才發現現在的場景。
「這……」雁熾馬上眼角出淚,「嗚哇────」馬上哭起來,哭了幾秒就昏過去了。
「好可愛!」嵐月把雁熾抱進懷裡。

「嵐月,你知不知道你剛剛殺了雁熾唯一個親人?」莉卡妠潔終於有膽開口了。
嵐月頓住。
「對著雁熾射出暗器的,正是他唯一個親人,也就是他哥哥雁颼.仁隡,你把他哥哥殺了,他就變成孤兒了。」莉卡妠潔非常嚴肅的說。
嵐月看了一下懷裡的雁熾,又看了莉卡妠潔,接著大哭。
「不要~~~!正太變成孤兒豈不是很可憐啊!」嵐月哭喊著。

弦柳回神,馬上看著莉卡妠潔問:「既然他們是兄弟,那只有這個弟弟的哥哥為什麼還要對弟弟射暗器?」
莉卡妠潔要回答時,回神的嘯典又搶著回答:「他只不過是要給自己弟弟一點教訓,因為這樣反抗上司的話,是非常可恥的事情,不過因為對方是唯一的親人,所以他才射只有短暫性毒性的暗器,射中以後只要休息一下就會恢復了,而且雁颼本來就是不會表達自我的傢伙。」嘯典的雙眼有點憂傷。
非常沉默的悲劇場面,雖然正太活下來了,但是也變成孤兒了。


哥哥還是會像平常一樣穿著粉紅色的長袍,開開心心的幫我做好早餐,花費時間開始叫我起床吧?
沒有爸爸媽媽真的是讓人很想哭的事情,但我還有扮演著爸爸和媽媽角色的哥哥,有了哥哥,我不需要爸爸跟媽媽也能很快樂。

雖然哥哥在外頭不會表現出像家裡一樣親切的模樣……這都是工作,他為了養我,很努力扮演著冷血的角色,但在家裡,他會抱著我,跟我道歉,用著很像媽媽語氣的方式,跟我聊天,好溫暖。

有時候會帶我出門,就像爸爸,教我很多事。
在別人面前,他會一直罵我"礙眼的傢伙",可是在家裡,他會溫柔的說我是他的"心肝寶貝",在家裡跟在外頭差別很大,我知道,真正的哥哥是家裡的哥哥。

他是我的偶像,哥哥就像是我的爸爸跟媽媽一樣,我最愛這樣的哥哥。
那我睜開眼睛,哥哥溫柔的臉龐,會出現在我眼前對吧?


──「你醒了嗎?」弦柳帶著石膏臉問著。
「欸?雁颼哥哥呢?」雁熾趕緊起身,發現自己已經躺在自家床上。
弦柳沉默。
「快說!雁颼哥哥呢?」雁熾的聲音帶點哭聲。
可愛的雙眼慢慢在眼角出現巨大的淚珠,小小的翹鼻也紅起來,櫻桃小嘴也稍微凸起來,一臉就是小男孩快哭的討人模樣。
弦柳依然保持沉默。

「死了,他死了。」莉卡妠潔從門口走進來,非常冷酷的對著快哭出來的雁熾講。
雁熾沒有發出聲音,瞳孔放大,淚珠流出來。
「你為什麼要說話這麼直?」嘯典走到莉卡妠潔旁邊,很憤怒的道。
「身為盜賊,隨時要有會被殺的自知,如果他就這樣受到打擊放棄人生希望,我們這裡不要這種廢物,我會殺了他。」莉卡妠潔非常認真的看著雁熾。
知道這種規則的嘯典,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話說嘯典,你妹妹呢?」弦柳突然問起。
「喔對!嵐月說他去找血海中的解藥。」嘯典表情有點緊張。
雁熾擦著眼淚,一直忍住自己的哭聲。

「是那個人殺了我哥哥對吧?」雁熾邊擦眼淚,邊努力硬擠出一句話。
「別怪他,要怪就怪你哥哥太嫩,輸給了一個普通劍士。」莉卡妠潔繼續非常傷人心的話。
雁熾依然在忍哭聲。

「如果你就這樣恨他的話,我會把你給殺了。」莉卡妠潔繼續道。
雁熾點點頭,努力忍哭聲。
接著從外頭傳來了超級大聲的哭聲。


「抱歉嘯典~~~~~~~!解藥好像被我給踩爛了,我只有找到瓶蓋!」嵐月衝到嘯典的腳前,抱著嘯典的大腿哭喊著。


一瞬間莉卡妠潔很想把嵐月踢開。
「……。」嘯典傻掉了。
「……。」弦柳無言了。
「……?」回神的雁熾一頭問號。
整棟樹屋只剩下嵐月的哭聲。

「那我要回去看我妹妹最後一面。」嘯典變得非常無神,把抱著他大腿的嵐月踢開,準備回到自己家。
等到嘯典離開門時,莉卡妠潔跟著去。
嵐月也跑過去。
弦柳跟著去。
不想一個人呆在屋子的雁熾跟在弦柳背後。
四人追著一人離開樹屋。


嵐月很早以前就很好奇,為什麼嘯典不住在樹屋,反而是在離盜賊窩很遠的地方蓋木屋住,在跟著嘯典的途中,嵐月想到了解答。


原來只是嘯典不想離莉卡妠潔太近,以免晚上在睡覺時,莉卡妠潔突然跑來他房間,把他衣服脫光,接著──(消音),小時後嘯典差點失去處男之身,而且兩家父母拍手叫好,害嘯典一直沒辦法好好睡覺,等到嘯典能獨立時,他

就自己搬家住別的地方,這也是他不住樹屋的原因,住在洞外的話。
首領莉卡妠潔不能沒經過屬下同意就擅自離開盜賊窩,首領離開崗位會讓屬下嚇得起內鬨,嘯典知道這點,才會選在離山洞非常遠的地方。


到了木屋,嘯典馬上衝進房間,此時的麥典不在床上。
「麥典!」嘯典非常難過的喊著。
下一秒,嘯典突然停住。

「早安,大嫂!」從外頭傳來很熟悉的聲音。
嘯典衝到外頭,已經看到麥典非常健康的在向大家打招呼。

「奇怪,妳不是生病嗎?麥典。」莉卡妠潔非常訝異的看著眼前站得好好的麥典。
「妳應該今天就會死了吧?」弦柳問。
麥典笑了一下,就走到嵐月旁邊笑著說:「這要多虧嵐月」一臉幸福洋洋。
在場的人傻住,連雁熾表情都稍微佩服嵐月。
雁熾知道嘯典的妹妹是多麼的體弱多病,能看到把這種重病治好的嵐月,不得稍為佩服。

「什麼?我怎麼了?」嵐月一臉問號。

「不錯。」弦柳誇獎嵐月。

「我覺得你人沒有那麼壞了。」雁熾誇獎嵐月。

「幹得好!」莉卡妠潔誇獎嵐月。

「嵐月!謝謝你!我愛你!」嘯典撲上嵐月,把嵐月抱起來,往上拋然後接住。
在旁看的莉卡妠潔稍微起忌妒。

「嵐月怎麼救妳的?」弦柳恢復正經樣,看著麥典問道。
「我拿了嵐月褲子裡面的藥水解渴,沒想到喝了之後精神百倍!」麥典從口袋拿出空瓶子。
弦柳傻掉。

「這是什麼?等等!這個是……」莉卡妠潔出現非常驚訝的表情。
「哇塞!」雁熾也很驚訝。
「喔喔,麥典竟然是被這個救活的。」嘯典看著麥典手上的瓶子。

嵐月楞住幾秒,回想了一下,接著後來用想起來的表情跟口氣喊:
「這不是弦柳之前因為我疲累而給我的"全能補水"嗎?沒想到麥典被這個救了。」

在場除了麥典以外的人,都知道這瓶全能捕水的價值。
唯有首都最高級的商店才有販賣得高級藥水,一個月只會進貨三瓶,非常罕見的萬能藥水。
也難怪這種藥水能治重病了。

之後為了報恩的嘯典決定要跟嵐月還有弦柳出發討伐魔王,孤兒的雁熾跟麥典居住下來,很意外的變成男女朋友,莉卡妠潔雖然捨不得,後來還是被硬拖回到盜賊窩去,非常圓滿的結局。



「你們當初的計畫是什麼?」正在準備出發的嵐月,換了衣裝,忍不住問了旁邊的嘯典。
「喔~!是這樣的啦!」嘯典有點不好意思的解說:「一開始我把我們盜賊窩的地圖給了弦柳,叫他去先偷解藥,不過以防會被首領發現,我決定要我跟你去做誘餌拖延首領,規定上我不能沒理由去見首領,後來我跟弦柳想到要把你假扮成王子去見首領,這樣就行得通,我跟弦柳談好,等到他把解藥到手時,要做巨響來通知我,再來我跟你逃走就行了。」

意思是,如果失算,弦柳在他們還沒遇見首領時,先被抓住,那就失敗。

如果出差錯,他們沒拖延到首領,弦柳就被發現的話,那就會失敗。

如果嵐月不配合扮演王子,那麼還沒見到首領以前,嘯典不但沒機會見到首領,而且弦柳會被發現,那麼絕對會失敗。

如果巨響來的時間不如擬好的計劃一樣預期發生,嘯典會失去處男之身,而且弦柳敢用嵐月的頭保證絕對會失敗。


嵐月傻掉。
「你懂了嗎?」嘯典微笑著。


這些結果其實都不會要了嵐月的命,只會讓弦柳喪命跟嘯典失去處男之身,基本上嵐月沒損失,嘯典之前講說失敗的話嵐月會死,只是嚇唬他,希望讓他能夠配合。

之後真相後的嵐月,真的很想哭,他忍受了嘯典給他的訓練,結果真相竟然是如此。
難怪嘯典都不告訴嵐月,只怕沒事的嵐月不會配合。

「你們為什麼都要這樣聯合欺負我?」嵐月用快哭的聲音問道。
「我們沒有欺負你,這計畫的重點可是你耶!」嘯典非常認真的帶著笑容拍著嵐月的肩膀。
這是要我開懷大笑嗎?嵐月心想。

「好啦!看開一點主角!」嘯典依然在幫嵐月打氣。
有誰對這種計畫知道真相,剛好自己又是中心,,明明自己是唯一不相干卻是過程當中最慘的那個,還可以放聲大笑嗎?嵐月心想。

「反正這次計畫很成功,弦柳也很滿意喔。」嘯典依然在打氣著。
嵐月受到更大的打擊。


你們實在太過分了!拿我這樣當棋子利用!我可是這遊戲的主角耶!嵐月心中吶喊。


之後嵐月拒絕執行不知道真相的計畫,很怕又這樣被整了。


聽說一旁看的烈月,竟然偷笑了。



【第七章 嵐月.休漢斯的暴走】完   下章回待續。




後續:

第七章漫畫(完成)

據說弦柳後悔知道原因。



預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首先是嵐月率先大笑。
「哈哈哈……。」嘯典接著笑出來,只不過沒有嵐月誇張。
「……。」弦柳對於這不太尋常的名字表情上面沒有任何特殊反應。

「你們都這樣!怎麼可以大笑我的名字!」幻害羞又生氣的道,「只要弦柳洛那特王子最好,他沒有笑……啊!」
其實不是弦柳沒有笑,而是不會笑,事實上弦柳心裡也偷笑了一下。


沒過多久,幻馬上轉身,「弦柳洛那特王子!我是魔王派來的手下,我是來取你的命!」馬上像是變個人似的,拿出短杖指著弦柳。
看來幻也知道王子叫做弦柳洛那特,可是在剛剛以前才知道王子的長相。

弦柳沉默了一下,「卸血派來的手下嗎,不想死就收你的短杖。」弦柳從背後拿出弓箭。
後者突然露出很害怕的神情,接著又變回來,「我早就聽卸血大人說過,王子不會對女性出手。」
呿!多嘴的卸血。弦柳心裡痛罵。

就像之前雁熾的哥哥雁颼講過的一樣,「有著貴族血統的王子不能對女性出手」,這是王子對自己的嚴規,這可是比王子跪下來求饒還要可恥又下流的舉動……這之前提到了,就省略吧。

「但你有膽攻擊弦柳嗎?」嵐月跳出來講話。
幻頓住了。

「喔對,你真的會攻擊弦柳嗎?」嘯典也跟著跳出來講話。
「……?」弦柳搞不清楚這狀況。

幻看著弦柳,那麼如此清秀正好完全符合他胃口的異性,就這麼殺掉如此可惜?
尤其是幻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可能有幾次戀愛過,卻沒有真正的跟異性談起戀愛來。

難得出現了條件這麼好的對象(?),應該不需要這麼早殺掉對吧?對吧?

「殺掉多可惜……。」幻把短仗收起來了。
「……。」弦柳還是搞不清楚這狀況。

沒有戀愛過,甚至喜歡過別人的弦柳,搞不懂所謂的一見鍾情或是永恆真愛之類的,他也不承認他是個妹控(大家認為他就是妹控),因為從小到大只知道讀書、學習、訓練、狩獵的王子弦柳,對於剛剛那個狀況是永遠不會了解的。

第八章預告

好蠢的臉。


這是嵐月剛暴走的那段,惡搞版。
史韻牌菜刀最終型態

菜刀的最終型態不是斬牛刀嗎?


雁熾

這位是故事中,目前唯一真正的正太--雁熾。

他就長這樣,雖然名字中有熾,但整個人就是藍藍的。




至於我為什麼會想繼續寫月遊憨傳呢?

原因是因為我在學校突發異想,畫了以下這漫畫。

嵐月學射箭-1

所以我就想繼續完成月遊憨傳了。


嵐月學射箭-2

據說月遊憨傳上一章是在6月20號放在無名的(太久了吧)。




10.15.2010(我.阿奏)

泉泉生日快樂!!

這是送泉泉的,我(左)跟阿奏(右)的合圖。

左邊是咱們家二兒子小茂,右邊是阿奏家兒子阿滄。

我還有拍下的過程,想看的人去以下網址載來看:

https://docs.google.com/leaf?id=0B0FbYVlJJEUcZmU3NTVmM2MtZGU5Yi00MjQ0LWJjZDctNmUzNTdiMzU2ZGE1&hl=en




最後結尾,也是一張賀圖,不過不是送真人的喔!




送淣皓的賀圖ˇ

祝范淣皓(你好)生日快樂!!




神奇的是我還記得淣皓的生日。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阿咧OAO

呀呼☆等好久唷(?)

是說暴走嵐月的那張讓我想到吾命騎士的太陽...= 3 =
能夠因為正太被攻擊就發火成這樣.....只能說........嵐月~我懂你啊(欸?)
然後預告的那個弦柳好可愛 : P

Re: No title

耶XD

Re: 呀呼☆等好久唷(?)

> 是說暴走嵐月的那張讓我想到吾命騎士的太陽...= 3 =
> 能夠因為正太被攻擊就發火成這樣.....只能說........嵐月~我懂你啊(欸?)
> 然後預告的那個弦柳好可愛 : P

OAO!
其實以某個角度想,真的有像到XD
不過眼睛是差別喔>uO(?

嗯嗯QWQ,正太是萌物!!神聖不可侵犯(?)!!不可傷害的保育類(?!)!!!
看到正太被傷害,這可是正太控一致最大的地雷點啊啊啊!!!!(吶喊)(被打

所以表情超蠢(被弦柳砍殺

真的過好久了(?

No title

月月記得你好生日欸OAO!!
我都差點忘記了說... (炸

謝謝月月 =D
(皓:謝謝

No title

「有一個非常少見的可口正太,吐完血之後倒在他面前,這太殘忍了。」 這句有點黑色幽默這樣?

淵荒大好帥,小說寫超好的!

讓人看了心情都變好了呢。
YHIN倒計時
12月
【CWT*32】《台大場》
AT本GO!
自己紹介します

YHIN

Author:YHIN
いいえ存在の世界、間抜けな子のすべて。
私はYHINといいます。
部落の格 7月24日は誕生日です。

請勿將此地隨意對外公開,謝謝合作。

自家設定

☑世帯主
☑Plant planet設定
☑ストーリの段階に分ける定義
☑Yuan Huang の スーパー ガイド付きの読み取り
Pixiv
累積人次
總共的閲覧人数: 現在的閲覧人数:
自製小報

 

最新の文章
最新の伝言
噗浪
実用的な連結

ニコニコ動画(原宿)
ニコニコ動畫(台灣)
Youtube
色碼表
CG背景講座
筆刷網站
NICONICO
台灣NICONICO
中文名字生產機
公車路線查詢
免費英文字型
羅馬字拼音查詢
忍者ツールズ トップ
免費算命
48星座
農曆生日查詢
五碼郵遞區號查詢
星座命盤
英翻日名
vocaloid中文歌詞
flickr
facebook
網路表情符號大全
悠遊網-查詢公車客運路網的好幫手
CG・イラストの描き方講座
創用CC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最新の引用
月のファイルの保存
分類
推推
メール=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探しますの欄
RSS連結します
連結します
部落の格の友達になります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