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thday to パン アン

厖煌生日之夾娃娃機 彩稿!


今天是我的乖孫(長孫)厖煌的生日!!!!!!(激動)

首圖我知道乍看之下畫很混,但實際最少也畫了兩天了。

金髮青年那位是厖煌,厖煌肩膀上的那位是淰畞,

淰畞是厖煌的養子,是個無法投胎的小怨靈。

厖煌嘴巴刁的三個娃娃分別是小祈(左)晴顏(中)普德(右)

然後剛好被厖煌抓到的是我唷★>UO((尼奏凱



因為是乖孫生日,我特地打了一篇約5千字的小說。

(原本想畫漫畫,剛好跟模擬考的時間有點撞上,沒時間畫)


以下就是厖煌生日小說OuO。

看完之後眼睛要休息一下喔ˊ3ˋ。







驚喜生日之厖煌生日



該被受驚喜之人,賦予其人之驚喜。




「啊啊……,」金髮青年坐在後院的地上,往常開朗的臉龐難得擺著懊惱的表情,「要怎樣才能讓大家嚇一跳呢?」金髮青年抬頭望著一片燦爛的星空。
彷彿黑色的畫布掛著一顆顆閃亮的鑽石般,今晚的夜色實在是美得不像話,但金髮青年懊惱的表情卻沒有好轉的跡象。

颯颯。一雙小腳踏著草地,往金髮青年的位子奔來。
「厖煌,你在煩惱什麼?」身後傳來稚嫩的童音,被點名的金髮青年──厖煌,轉頭看著聲音的來源。
原本懊惱的表情瞬間轉變成帶點驚訝的爽朗神情。
「啊!嵐月阿公!」
後者笑了一下,走到厖煌旁邊,坐了下來。

他是淵荒嵐月,淵荒家的一家之主,身高不到一百公分的他擁有跟外表差了十萬八千里的年紀,實際上他是個子孫滿堂的老人,但他同時也不是人類。
「嵐月阿公不是應該正在睡覺嗎?」
「耶?難得我今天沒有很睏……啊!話說厖煌,你剛剛沒說你在煩惱什麼呢!」名為嵐月的男孩眨著一雙黑瞳的大眼睛,一臉蠢樣的看著厖煌,「說給我聽聽吧!」
「這個嘛……」厖煌皺著眉頭,道著:「阿公認為要怎樣的大禮物才可以讓大家嚇一跳呢?」在厖煌說完這句話後,後者的雙眼瞬間睜大,表情一臉疑問。
「咦?為什麼要給大家驚喜?明天是……」嵐月的聲音逐漸變小,面對完全狀況外的厖煌,驚喜當然是要明天讓他體會才有趣,絕對不能講出來!
「明天?」厖煌疑問地歪頭。
「算了、算了!當我剛剛那句沒講過!」嵐月攤手,將視線從厖煌身上移到頭頂上的一片星空上,顯然是希望厖煌別再繼續問下去。

風拂拂吹過兩人的臉龐,兩人沉靜了幾分鐘後,其中一人開口了。
「最驚喜的禮物就是送禮人本身。」嵐月突然說出這麼一句。
厖煌轉頭看著嵐月,表情原本是充滿疑惑,但過了幾分鐘後,變成恍然大悟的樣子。
「喔喔!我懂了阿公!」厖煌興奮地跳了起來,並趕緊往大門的方向跑。
嵐月也站了起來,對著厖煌的背影問:「厖煌!你要去哪?」
「我要回家!再見了阿公!」接著厖煌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再見……不!應該是明天見囉!我的乖孫。嵐月站在原地露出十分謎樣的笑容,卻沒透露出任何笑聲。

*-*-*-*-*-*-*-*-*-*

今天是2月25日。
對於淵荒家來說,是特殊日子之ㄧ。

因為一家之主──嵐月的個人喜好,淵荒家有許多特殊日子,而淵荒家的家規其中一條是這麼訂的:「凡是本家特殊之日,成員不可缺席,特別是直系成員。缺席者將受一家之主的特別洗禮。」
淵荒家的所謂直系成員就是嵐月的兒孫跟同輩們,則嵐月的洗禮通常並不是什麼輕微處罰,因為大家都知道嵐月有特殊喜好,不會有人想接受所謂的特別洗禮。

今天的特殊日子是淵荒家直系長孫的生日,厖煌的生日。
厖煌是嵐月的長孫,也是嵐月的長子普德的兒子,同時厖煌最特殊的地方是……他是嵐月最愛的孫子。
所以嵐月在厖煌生日時,堅持要厖徨在淵荒本家「淵荒府」過生日,而且要辦的很重大,除了場地一定要氣球跟彩帶以外,還要盛大筵席,神奇的是所有金費則是嵐月的弟弟烈月負責承擔。

據說淵荒府的所有所花金費全部都是烈月一個人在承擔,這不是什麼欺壓,因為烈月是個機器人,在四處無主遊蕩時被嵐月撿到,成了非親生兄弟,這一生烈月都自願為嵐月做牛做馬,這也是他願意承擔這麼龐大費用的原因。

淵荒家還有一條家規,就是:「凡是家中特殊人物的生日,也就是所謂的『特殊日子』,所有人必須在生日前一天將禮物全部集合起來,在生日當天一律一起慶生。」這條家規跟上一條其實差不多,但因為嵐月的堅持,就分開來了。

現在畫面轉到今日壽星的家──普德家。
「早安呀!親愛的!」紫髮的青年甩著長度到肩膀的馬尾,一雙藍綠色的雙眼似乎出現了不少愛心在鼓動著。
青年看著站在廚房準備早餐的美人,擦著流到嘴角的口水,開始沉迷在眼前美人身材上。
「死祈,一早別擺這麼猥褻的表情。」從美人的口中傳來這麼一句不搭調的話。
青年回神過來,乾笑地說著:「親愛的,你應該要回答早安的呀!難得今天是25號!」後者只給一眼凶惡的眼神。

青年面前這位婀娜多姿的美人,正是淵荒家直系成員之ㄧ,淵荒普德。嵐月的長子。
雖然是長子,卻是個雌雄共體的可憐男性,在十八歲以前都還擁有男性的外貌跟身軀,可是在十八歲生完厖煌後,不論是外表、聲音還是身材,慢慢都轉化為女性,現在只剩下身上還有殘有男性的賀爾蒙跟快要報廢的男性生殖器官跟少許的男性思想,其他幾乎以女性為主。

「好啦、好啦!死祈,你去把厖煌叫起來。」普德轉身,拿著手上的勺子指著二樓。
被稱死祈的青年表情從乾笑瞬間變成驚訝不已。
啊啊,其實青年的名字並非死祈,而是楊祈岳,楊家武術家的當家,是位武術教練,同時也是普德的丈夫。
「這時厖煌應該已經去晨跑了吧?」祈岳臉上帶著驚訝的表情說了這麼一句疑問。

厖煌是個好動兒,除了擁有型男身材以外,還有驚人的運動天份跟能耐,厖煌一天會睡八小時,還有八小時是平常出去玩或著跟父母工作之類的,剩下八小時就是運動,運動的八小時中,厖煌會抽出兩小時時間晨跑,這是他二十七年來每天必做的……其實第一年還不會走路,嚴格要講的話,應該是二十六年。
現在是早上六點,依照厖煌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跑步的生活作息,這時應該已經跑完十圈這個社區了吧?怎麼可能還會睡?
「我也不知道。」普德正切菜著,像是自言自語的講著:「平常他出門前應該會先把我叫醒來的,可是他沒有,應該是還在睡。」普德每天幾乎都是被厖煌叫起來的,偶爾厖煌睡過頭時,普德會在五點半突然自然醒,而今天他剛好就是五點半自然醒。

雖然晨跑已經是厖煌的習慣了,但有時候會因為前一天太累,導致隔天早上不小心睡過頭,慶幸的事,一年發生這種事情的次數少之又少,還有一年厖煌沒有睡過頭紀錄,那是他六歲的時候,自從上學然後成人之後,紀錄就被打破好幾次,只是神奇的事目前一年內不會超過十次,最多頂多九次。

祈岳半信半疑的騷了頭毛,往二樓走去,打開了厖煌房間的門,「厖煌?你還在睡嗎?」
厖煌的床單並沒有被整理好,代表他出門了,而躺在他床上的則是厖煌的養子,淰畞。
淰畞是個小怨靈,意外下後成了厖煌的養子。
「淰畞,你知道厖煌去哪了嗎?」祈岳問著躺在床上體型跟嬰兒差不多大的淰畞。
淰畞翻滾著小小的身軀,眨著水汪汪的雙眼,不耐煩的說:「不就去跑步?你是他爸,你怎麼會問我?沒看到他的運動短袖已經穿走了嗎?」
語畢,淰畞又死在夢鄉裡。
祈岳看著衣架上的衣服,的確沒看到厖煌的運動短袖,看來是真的出去跑步了。



原本想,跑完步就回來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今天可是特殊日子,事情可沒這麼簡單。

*-*-*-*-*-*-*-*-*-*


在警局,一通看到膩的電話號碼打了過來。

又是這家……一定又是那個小子又迷路了……。
「喂?」警察A接起電話。
這時警察A的同事警察B剛好泡完茶走了出來,看到警察A那張無奈的臉,大概能知道怎麼回事了。
「怎啦?難道又是他迷路?」警察B問起。
警察A摸著額頭,無奈的點點頭,說著:「唉……為什麼有低能兒厲害到二十年來住在同個地方卻可以一直以不同方式迷路……」說低能兒還不足以形容這個人。
「哈哈哈,那我們準備出發去找人吧!」警察B完全是幸災樂禍。
警察A仍然不解,為什麼一個智商一百八的高智商天才跟一個天才武術家可以生出一個連自己的名字都會寫錯的低能兒?

普德站在淵荒府的大門前,拉著掛著門前的兩個代替門鈴的大鈴鐺,噹噹噹,鈴聲作響著,從屋內傳來腳步聲。
打開門的是黑髮黑瞳的男孩,「喔,是普德呀!怎麼了?」男孩原本下一句想說「厖煌的生日派對晚上才開始,現在中午你怎麼來了」,不過一向寡言的他懶得繼續說。
「烈月!厖煌有來這嗎?」普德著急的問著,像是發現小孩走失後緊張的母親……跟舉例比起來,普德只差他是雌雄共體。
「沒有。」簡潔有力的回答。
美麗的臉孔出現了失落的表情,金色的漂亮劉海擋住了失望的水藍色雙眼,「那厖煌如果過來……,記得跟我說一聲。」於是普德轉身離開。
厖煌又迷路啦?現在已經是中午了,看普德這麼焦急,想必是去晨跑後就沒回來了吧?烈月關上拉門,轉身走到客廳。

看著客廳的一堆大大小小的禮物,烈月開始重新點清禮物數量。
淵荒家家規有一條的內容有這麼一段:「所有人必須在生日前一天將禮物全部集合起來,在生日當天一律一起慶生。」而在烈月面前的禮物群,正是大家要送給厖煌的,負責看好禮物也是烈月的工作之ㄧ。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二十九個?」烈月發現不對勁。
淵荒家有個習慣性的行為,只要是特殊日子的生日,大家準備的禮物剛好跟歲數相同,這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剛好?因為每次嵐月跟厖煌的生日禮物幾乎都完全跟歲數一樣,這是厖煌二十七年來第一次剛好出現數目不一樣的一次呢……不!今天是厖煌的二十八歲生日,所以應該是二十八年來。

烈月記得每個人送的禮物,每個人都有送,而多出來不知道是誰送的那個禮物,剛好是所有禮物中最大的禮物。
「是……嵐月姐姐送的嗎?」烈月的電腦中記錄著,目前身為厖煌的阿公的嵐月,似乎沒準備禮物。
那麼……,這禮物應該是嵐月姐姐送的沒錯,……但是嵐月姐姐什麼時候準備的?為什麼我完全不記得他有做準備的舉動?烈月皺著眉頭看著那最大的禮物。
這禮物非常的大,目視高度大概有一百四十公分,寬的話則是一百公分,這大小還比嵐月自己還大,可能是他準備的嗎?

烈月不想管太多,反正多一個禮物也無害,於是烈月就沒再去多管了,接著烈月把禮物一個個先收到房間藏好,再開始佈置客廳。
「嗚……這禮物比外表看起來重……裝的是雕像嗎?」烈月搬著最後一個、也是最大的禮物,往房間走去。
這大約有八十幾公斤重吧?烈月當下是這樣想。




哈啾!



烈月看著四周,他好像聽到「哈啾」打噴嚏聲?

「噹噹噹!」有人拉了門口的鈴鐺。
嗯,我聽到的應該是門口的人打噴嚏的聲音吧?啊!是不是我訂的派對道具組送來了?那我得趕快放完東西去簽名跟蓋章了!烈月就沒繼續思考打噴嚏聲的真正來源。

*-*-*-*-*-*-*-*-*-*

晚上八點,在淵荒府客廳,淵荒家成員總共五十九位到,其他人就沒辦法來,不然應該可以八十幾個人。
其他人並成直系成員,沒到也就算了,可是還有一個重要貴賓沒到。



就是這個派對的壽星。




「搞什麼鬼啊!大家都到了,為什麼現場目前明明該來卻缺席的是壽星啊!」首先破口大罵的是已經從下午四點被妻子雨月拖過來的子光。
原本子晴想安撫父親子光的激動情緒,但被母親搶先一步,「小光光,別丟光我的臉。」美麗的容貌與一直放電的黑瞳雙眼,隱約隱藏著大量的殺氣,像是在說「你再說一句我就砍了你」的感覺。
最怕老婆的子光沉默了。
現場表情最難看的不是子光,而是普德。

從今天早上到現在,一整天都沒看到厖煌,晨跑出門後就沒看到人,警察也找了一整天,也確定厖煌不在外面,要不是在家,就是迷路到隔壁縣市,不然還有可能是遇到壞人被綁架?
……其實不會有人笨到要綁架運動天才兼世界級武術家的長子,特別是身高幾乎有一百九的大男孩。

普德注意到晴顏從頭到尾沒有跟著擔心,反而在低頭地喃喃自語說著「可是早上不是……?禮品店嗎、可能嗎」之類的詞,突然晴顏抬起頭來問道:「厖煌堂哥難道沒有到淵荒府嗎?」
大家看著晴顏,接著紛紛討論了起來。

「我今天早上看到厖煌表哥在公園晨跑。」魅跟魑說著。
「咦?我是在商店街看到他呢!」昂狁接著說。
「啊?我是看到他在跟嵐月聊天。」邵威說著。

公園晨跑……商店街……跟嵐月聊天……嵐月?

大家一同把視線轉到明明是最愛厖煌的人,卻沒講出半句擔心話語的嵐月。

「啊?他不是要準備驚喜嗎?」嵐月歪頭。
接著一群憤怒的眼睛看著嵐月。

「又是你這傢伙!」
「我家厖煌怎麼跟你一纏上關係就會發生問題?」
「你是把厖煌堂哥騙到哪?」
「厖煌表哥人咧?給我說清楚!」

吱吱喳喳吱吱喳喳吱吱喳喳。大家紛紛的開始指責嵐月。

接著,放在房間的禮物被烈月用推車搬了出來。
「大家就先拿走禮物吧,等厖煌回來再一一送他吧。」烈月邊走邊說著。
也只能這樣了。大家就把禮物一個個拿走。
最後,等到大家把禮物全部拿走,烈月表情就扭曲,最後剩下了一個沒人來認領的禮物,而且還是最大的那個。

「嵐月姐姐,這不是你送的嗎?」烈月指著那龐大的禮物。
「啊?」嵐月皺起眉頭,「我哪可能有能力準備一個體型比我大的禮物?」
這非常有道理。在場人一致突然閃過的想法。



咕咚噗嚨。




大家把視線轉到大禮物上。
看錯了嗎?




咕咚噗嘎嘎。



不!
那禮物的確自己在動。




「噗哈啊咿────────,祝我生日快樂吧!」突然一個拿著扇子的人影從巨大的禮物盒跳了出來,頭上依然帶著禮物盒蓋。


在場的人全部傻眼。



欸?那個巨大的身影是……厖煌?!
普德衝上前來,抓著厖煌的手,驚訝又帶點憤怒的問:「你怎麼在這裡面?」難以相信自己的兒子笨到自己生日自己竟然假扮禮物給來幫他慶生的人驚喜。

厖煌露出天真的傻笑,左手拿起寫著「厖」字的扇子搧著,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哎呀!每年生日都是大家給我驚喜,這次我想玩玩看我在我生日給別人驚喜。」
普德無言了。

看著厖煌天真無邪的傻笑,普德也不想罵他……應該說在場的人根本沒辦法真的憤怒的罵他;誰叫這表情真的天真到讓人捨不得罵。

「待在裡面不悶嗎?」祈岳湊上前來問。
厖煌搖頭,「不會呀!今天早上我去買驚喜用的大型禮物盒,剛好遇上晴顏,」厖煌舉起左手的扇子,「吶!這是晴顏送的生日禮物!剛好可以躲在裡面搧風。」
這該感謝晴顏嗎?普德跟祈岳轉頭看著一直乾笑往旁邊看想躲避現實的晴顏,其實晴顏自己也沒想到當初厖煌跑到禮品店原來是要把自己裝成禮物。

「你一整天都躲在裡面?」祈岳繼續問。
厖煌點頭,「是呀!我現在好餓,早餐跟午餐甚至晚餐都還沒吃。」
……
怎麼會有這種在自己生日給別人驚喜而且躲在禮物盒裡一整天的怪胎?



於是,厖煌快快樂樂的跟著大家一起吃著蛋糕。

俗話說得好:「無奇不有,什麼都有。」

淵荒家總是有一群奇奇怪怪的人,包括厖煌也不例外。

雖然厖煌不是淵荒家最奇怪的人,但也算數一數二,畢竟是嵐月的孫子嘛。





其實要是讓普德跟祈岳知道,嵐月早就在24號猜到,厖煌應該會把自己假扮禮物,畢竟是他提的主意,那麼這對夫妻倆一定會聯合痛宰嵐月。

嵐月所說的──「最驚喜的禮物就是送禮人本身」,用厖煌的思考模式去想,意思就是「想要最驚喜的禮物,就把自己送出去」這樣。





隔天普德問厖煌怎麼會有把自己變成禮物這種愚蠢想法之後,嵐月當天馬上被加送病房並住院一個月了。


【END】









恭喜各位看完,附贈一張傷眼的圖當成致意XD


厖煌之禮物(縮小)

赤腳超讚!(炸)

總之這是卡在禮物盒的厖徨(亙)







祝我~可愛的厖煌,生日快樂!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哦哦@0@
小Y的文筆進步很多欸!
可惜時間問題我沒辦法把它看完QQ
基測加油!

No title

我也要YHIN娃娃XDDD
樹榆娃娃也要!!!!!
XDD
YHIN倒計時
12月
【CWT*32】《台大場》
AT本GO!
自己紹介します

YHIN

Author:YHIN
いいえ存在の世界、間抜けな子のすべて。
私はYHINといいます。
部落の格 7月24日は誕生日です。

請勿將此地隨意對外公開,謝謝合作。

自家設定

☑世帯主
☑Plant planet設定
☑ストーリの段階に分ける定義
☑Yuan Huang の スーパー ガイド付きの読み取り
Pixiv
累積人次
總共的閲覧人数: 現在的閲覧人数:
自製小報

 

最新の文章
最新の伝言
噗浪
実用的な連結

ニコニコ動画(原宿)
ニコニコ動畫(台灣)
Youtube
色碼表
CG背景講座
筆刷網站
NICONICO
台灣NICONICO
中文名字生產機
公車路線查詢
免費英文字型
羅馬字拼音查詢
忍者ツールズ トップ
免費算命
48星座
農曆生日查詢
五碼郵遞區號查詢
星座命盤
英翻日名
vocaloid中文歌詞
flickr
facebook
網路表情符號大全
悠遊網-查詢公車客運路網的好幫手
CG・イラストの描き方講座
創用CC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最新の引用
月のファイルの保存
分類
推推
メール=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探しますの欄
RSS連結します
連結します
部落の格の友達になります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